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3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3 Reads)
大學裡三年的熱戀,都沒有能夠說服他與我一起回家鄉,回到父母的身邊。他執意要南下,笑著對淚流滿面的我說:傻瓜,別哭了,等條件成熟了我就來接你。 等待他每天晚上的電話,等待他二、三個月,甚至更長久之後,從南方回來看我。 每次回來,他都會為我煮一鍋魚湯。煮出來的湯是特有的乳白色,濃濃的,香香的。每次都讓我垂涎欲滴。 後來,他開始忙碌起來。我有越來越感覺的孤寂。越來越感覺不快樂。哭著埋怨他沒有足夠的重視我。他面對我越來越多的憤怒,在電話那頭越來越沉默。 他推掉了許多重要的應酬與工作,回來看我。而我卻冷冷地告訴他:我不喜歡等待,不喜歡兩人相愛卻相隔這麼遠。 他坐在我的對面,手足無措。我的淚流下來。他輕輕的像平常一樣攬我入懷。 而我,卻推開他,用力大吼:我不喜歡這樣啊!我要的不是錢,是要兩人快快樂樂在一起。 他的眼角開始閃爍淚光:對不起。 對不起是沒用的,我要看得見摸得著的依靠。 他愣在那裡。而我卻轉身關上了門。 第二天清早,他已經走了。卻像以前一樣,煮了一鍋魚湯給我。我沒興趣再喝,連鍋一起倒進了垃圾堆。 時間漫漫地孤寂的滑過。但帶不走我的記憶,比如我在好久以後,突然很渴望乳白色香濃的魚湯。我試了很多次,總是煮不出那種湯。無論我用什麼魚,無論我煮多久,湯總是清亮。 我終於決定放棄。卻還是不甘心,打開手機按下無比熟悉的號碼。原來,我一直不曾忘記他的號碼,和他。 他溫暖的聲音很快傳來:是你嗎?一如從前。而我卻突然失去了言語。 我,我,只是想問問,你煮的魚湯為什麼是乳白的? 傻瓜!魚是要先煎的,沒有經過煎熬,哪裡來的香濃? 電話的這頭,我再說不出一個字,淚如雨下。 原來這麼簡單的道理,我從來都沒有悟透。沒有經歷痛苦的煎熬,哪裡找得到幸福的天堂!
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1 Reads)
盛夏的某天, 酷暑難耐, 進了空調間, 絲絲涼風, 宛如在春天, 閉目養神, 瞬息忘了在人間。 睡夢中, 彷彿回到了從前, 竹床,涼席, 還有大蒲扇, 更有絲絲清風, 從疏影間, 若隱若現。 年輕時的媽媽, 辛苦了一天, 月上中天時, 依然坐在農家小院 ———我們的床前。 一下一下, 搖著她的大蒲扇。 有了媽媽的大蒲扇, 年幼的我們, 感覺不到夏天。 仰望星空, 吵吵鬧鬧大半夜。 多年後的今天, 雖說電扇、空調一應俱全。 可古稀的媽媽, 依然喜歡, 搖著她的大蒲扇。 節能、低碳, 對於媽媽只是個模糊的概念, 但她的大蒲扇, 卻時時警示我們: 居家過日子, 勤儉節約最關鍵, 在氣候日益變暖的今天, 我想穿越夏天。 回到從前的農家小院, 手搖著大蒲扇, 輕輕撫摸媽媽的臉。 和她共度, 難忘的夏夜!

| 6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3 Reads)
相思隨夢遠 孤房一豆燈 三更窗合幽人影 月傳兩地歡 涼夜少人語 清水浸風聲 不知何處不眠夜 煢煢似我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