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0 Reads)
十點多吃過早飯,碗筷還沒有洗刷,司機就打電話,問我不是去縣城嗎?早說把那件穿了幾年的灰色妮子上衣拿去染色,一直等人家的順車,這會,好心的司機把車開到門口了,趕緊搜尋出來,迫不及待給房客打了招呼,便抓起包,下了台階。 家離縣城不遠,三十公里,路好,車多也方便,而我一年搭車的次數屈指可數。不是花不起,是時至今日,我還在分清主次。也許你要說社會都發展到何種地步了,我怎麼還是這麼摳門呢?無須隱瞞,我的確吝嗇至極。 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僻靜又很貧瘠的小溝凹,村子的人一年到頭基本封閉在此,除非有大病、大事一類,才迫不得已去縣城。在我的意識裡,縣城就是五彩斑斕的世界,是我一生為之嚮往的神秘地方。  我的父母皆是地地道道且沒有一點家底的農民,平時農活忙的要命,哪有時間瞎逛呢?再說經濟有限,能吃飽穿暖已很不錯了,哪有閒錢置辦別的呢?在我的印象中,照相,洗澡,買首飾等等簡直就是一種奢侈。  至於學唱歌,跳舞,或者五顏六色的花裙子,我是連想也不敢想的。甚至到我談婚論嫁時,我都以為自己在做夢。訂婚後,老公帶我進城買衣物,那是我第一次出來,我卻一點也不喜悅。我的命自此定型了,我還有什麼心勁稀罕別的? 縣城還是誘惑了我。燈火通明的商場,有父親鍾情的白色的確良襯衫,有母親十分喜歡的暖融融的羊毛線。文具店裡,有二分錢的彩色香味橡皮,有自動削鉛筆的刀子,有帶鎖的圖面筆記本。木製的櫥櫃上,有妹妹眼饞的紅色皮鞋,有弟弟流口水的積木火車和玩具手槍。   這些都是我們全家人的心願。而今,我為大,不僅要大飽眼福,而且早一步享用。我不是發誓,學業完成,把家搬到縣城嗎?我不是承諾,找了對象,先要用物質慰藉全村人嗎?這一切沒能讓大家如願,反而隨著我的婚姻成了永久的心傷。  一晃多少年過去,我依然坐井觀天,縣城,卻是天翻地覆的變化。  終於熬到自由之日了。而女友們購置衣服,或是她們去迪廳消遣,一般情況下,我都不去參加。非但覺得那樣的生活離我很遙遠,且是在荒廢生命,用我幼時的話說,有那時間和錢財,不如節製出來為親人,為全村人做事。  我的心中仍舊潛藏著那抹苦澀。在我們家捉襟見肘時,是左鄰右舍相幫,才得以度過難關,在我無人看管,飢腸轆轆時,是村中的嬸娘抱著,哄著,餵我飯菜,我才茁壯成長。我要在我有限的光陰中,為他們做無限的事情,儘管微乎其微,不值一提。  人是離開那個不大的村莊了,心卻無數次地牽絆著,時常回去和他們交心,大媽一句,就照這樣活,說的我心花怒放。一踏上縣城的方向,就想著他們的所需,手裡寬裕一點,就想為他們買芝麻大的物件。   司機今個一反常態,問我就這件事麼?我點頭。他指著車上一男一女說,清明節放假,跟他們出外遊玩吧!我淺笑,並不作答,但我的神態很明確,也不看看我是那樣悠閒的人麼?他不好意思說什麼,可我明白他的想法。   在他看來,我的經濟算過的去,又喜好遊逛,他實在對我節省路費卻大肆給小毛孩們買吃食很不支持。為此,他訓斥過我,死心塌地的奉獻又落不下好,何苦呢!我說這是我的本質。   他說他極不贊同我對自己那麼吝嗇,按我的條件,應該穿著時尚,高層次的消費。我呢,為了八竿子不相干的人一再陷入清貧的境地,至於麼?我說如此窘迫地活著,很充實,也很滿足。他氣咻咻說我又不是溫家寶,怎麼就不為自己著想一些呢?  俗話說,一毫之善,與人方便。我樂意為別人活,為大家做雞毛蒜皮的小事。他沒有勇氣,怕人笑話,起碼不要阻止我。難道沒看見我的幸福感,沒覺察出我活的有多滋潤?為什麼要顧及別人的冷嘲熱諷,為什麼要跟在別人屁股後面搖擺呢?  他低傾下了頭,雖為我鳴不平,雖對我有多麼深的成見和抱怨,走時仍舊不忘叫上我。好些次,因我叫的人多而遭致他的指責和謾罵,我都賭氣不坐他的車,他心裡卻過意不去。還說我改變、影響了他一生。他現在不捎人心裡憋得慌。  他私下能用老闆的車理人情,我已感激不盡,哪敢讓他沾染我的惡習呢?如今的社會,我這樣的人他們稱之傻瓜,我這樣的女人全村更是找不出一個。一帆風順的人都以自我為重心,只有遭遇天災人禍,眾叛親離了,人無私的本性才會體現。   我便是例子。他說我又不是命不濟人!他怎麼知曉我的底細呢?我只想保持原來的樣子,也就是最初的本分。他追根究底問是什麼?我說樸實和真實!他說今非昔比,我的身份不容許我屈尊,下賤。我說無論我走到哪裡,無論我將來成何氣候,都會保持我的善良和憨厚。  他說那倒是,可他不希望我活的這麼委屈。  想和那些女人一樣,自私、無知地揮霍青春,想和她們一樣,庸碌地、盡情地吃喝玩樂,什麼心不操,什麼使命也沒有。但做不到。曾恨過父親的教導,他離去十五年了,卻陰魂不散地把他的思想強加於我。  是他說,無錢買針,有錢買金。立足於家庭,我無法漠視,立足於社會,我改變不了。更恨路遙,十四歲輟學就對書本不感興趣,在我受盡凌辱和淒苦,麻木地準備為自己活時,竟然讓我遇見他“平凡的世界”,以及他筆下不平凡的人物,少安、少平、潤葉,曉霞……  父親的所作所為已導致的我前半生不能自拔,路遙又緊接著出現,直至主宰者我此刻的靈魂。當我嘗試過蘭花的角色,結果是思路越來越清晰。也許是父親和路遙拯救了我,或是上蒼的刻意安排,回過頭來,堅定立場,大有一股人生不枉的味道。   前天,給了一個陌生女人和她的孩子幾件衣服,她非給錢不可,我說,要是收錢就說明我虛偽。她問我不為所圖嗎?我說我們村的人都這樣。叔伯過不了自己碗裡魚肉皆有,別人卻吃糠咽菜的生活,我也習慣了有難同當,有福共享的氛圍。我們歷來在感動、感恩中度日,即使做不到萬丈光芒的太陽,也會是閃閃發光的星星。   用卑微的行動發揮能源,熱量,管它世俗的偏見,何必在意人們異樣的目光!  車上的那兩個人去商場了,司機趁此說我再怎麼著,先要明哲保身啊!說完,他遞給我一個透明的玻璃杯。我又打歪主意了。他氣得白了一眼,又拿出一個給了我。嗨,正好,繼父和母親每人一個,謝謝你。我神采飛揚。   你啊!就是這麼讓人憐惜這麼心疼。他跟著我也磨練成刀子嘴豆腐心了。   有錢難買我願意。醜話說前面,可沒人威逼你。我樂顛地逗趣。   季節轉換了,給你也買件衣物,貴的買不起廉價總行吧!他從皮夾抽出一百元,並學著我的口頭禪。   你的日子過的不怎麼樣,還接濟我?不過,難得有此心情,破例一回。我不客氣地收下了,繼而補充一句,記住,我從來不欠別人什麼,這筆債,遲早會還的,縱然不還你也會還到社會。說完,像小燕子蹦跳著飛進去了。   他不由指著我的背影苦笑。   當我一身灑脫走來時,他兩眼發綠,且極其感傷:你穿純白的運動裝很漂亮,你知道不知道自己的魅力?你完全可以用你自身的條件去換取你想要的一切,可你守著一潭死水的婚姻,又這麼執拗地活在別人的世界裡……  珍惜你們每一個人的情緣,從根本出發,腳踏實地實現未嘗不是最好?現時除了錢比你們少,別的都比你們富裕。我再次襲去感激的眼神。衝你韌勁,勤儉這點,只要有空位,我每次捎帶你。他精神為之一震,捎帶你們全村人都行。   把目標轉移到大家身上也行,非要我們全村人?我撲哧一笑。   你打算這樣活一生嗎?他鄭重其事。   關鍵是這樣活著,踏實,安穩。為什麼要回頭?我還是笑。   我每個月手機費三百元,剛才這一百元是我刻意扣除的,可我捨得資助你,因為你讓我明白了一個人活著的真正意義。車廂後面還有一大堆書,是你最崇拜的魯迅全集,路遙全集,我專門在一個廢品收購站用我三天的煙交易來的。我想送你回去時,給你一個意外驚喜,只是,你不介意是盜版吧?  他眼裡閃爍著燦爛的光芒,發自肺腑說,我不後悔認識你,也不後悔娶你,更不後悔跟你過到今天……沉默,無言;無言,沉默。我無法用任何詞語形容我激動難耐的心境。這個排斥了我半輩子的男人,這個雪中不送炭雨中又不送傘的男人,這個和我做不了夫妻卻是知心朋友的男人,有生以來讓我刮目相看。   原以為,我是孤軍奮戰,原以為,我沒有肩膀可依;原以為,此生抱有遺憾,原以為,老天對我多麼不公。此情此景,讓我說什麼好呢?我不想說,也說不出來,我唯有沿著自己樸實無華,真實善良、無私,不求回報的路,繼續向前走…… 文章來源:盛和煜的BLOG |徐景安的BLOG | THiS iS 堯堯's BLOG |科爾沁府 | As the World Turns |嚮往陽光的房子 | 歪歪兔官方部落格 |湖南文藝的BLOG | 魏敏芝,在路上 |新經典文化的BLOG |